: 0317-20730988

您现在的位置 > 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公司新闻

亲历者谈CBA全明星史上最大风波 外援赢球惨被全场砸汽水瓶

 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7-11-29

 

这一年,中国篮球管理体制完成了一项重大改革:中国篮球的最高管理机构——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管理中心(简称篮管中心)——正式挂牌成立。
季后赛历史上第一次采用了多场决胜的赛制,即3战2胜制,联盟各队第一次接触到“主场优势”这一新名词。
来自山东队的巩晓彬场均得到27分、9.4个篮板,不仅成为联赛得分王,还第一次在MVP评选中打破胡卫东连续两个赛季的垄断。
CBA第一次出现了外籍教练,四川队在赛季中途聘请了美籍主帅罗伯特-霍佳德执教球队。
只打了一个赛季的CNBA联赛宣布停办,参加该联赛的球队和球员回归CBA,形成联赛开办以来规模最大的临时转会潮。
八一队以3-0的总比分夺取总冠军,创造CBA转型为跨年度联赛之后的第一个“三连冠”……
然而,在众多大事件中,让球迷印象最为深刻的恐怕还是这年的CBA全明星赛。
早在“全国男篮甲级联赛”时期的1994-95赛季,CBA就开始举办一年一度的全明星比赛,到1996-97赛季首次加入三分球大赛和扣篮大赛,将全明星赛扩展为全明星周末。转眼来到1997-98赛季,锐意创新的篮管中心希望能将改革的步子迈得更大一些,第一次对全明星赛的赛制做出重大调整,万万没想到因此引发出一场“舆论风暴”。
为了增强全明星赛的观赏性,让比赛打得激烈好看,篮管中心把全明星赛改成了“本土明星队vs外援明星队”的形式。这个出发点当然是好的,但当时的决策者无意中忽略了这么一个事实:只要有对立,就很容易制造出矛盾,进而引发冲突。全明星赛毕竟本质上只是一场表演赛,一旦对阵双方都决定“真打”,场面很可能难以收拾。
当时的“本土明星队”基本就是国家队阵容,主教练由年度最佳主教练、同时也是首次出任国家队主帅的王非担任,队员包括巩晓彬、王治郅、李楠、胡卫东、巴特尔、李晓勇等12名球员,姚明也正是在这一年首次当选为全明星。这是一套当时被称为“黄金一代”的国家队阵容,主要班底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首度打进世界前八,实力相当强劲。在某种程度上,篮管中心之所以调整赛制,也是为了给即将到来的亚锦赛备战,给国家队先找到一个有实战意义的对手。
“外援明星队”在阵容上相形见绌,总共只有9名球员,其中除了立陶宛球员瓦依达斯,其余8名球员全部来自美国(詹姆斯、威文、查理-曼德、班尼、斯班瑟、马林、阿尔斯通和雷-凯利)。当时仍属于CBA联赛的“草莽期”,前一个赛季才刚刚开放了外援机制,外援基本来自美国的CBA联赛或其他一些亚洲联赛,薪资比国内球员也只稍稍高出一点,大概在每月一两千美元左右,整体水平相对有限。再加上全明星赛放在赛季结束之后举办,不少外援打完常规赛就已经回国,好不容易才凑够9名球员。在实力层面上,“外援明星队”明显处于下风。
因此,比赛尚未开打之前,CBA球迷普遍看好“本土明星队”大比分获胜。在这样的心理预期之下,当比赛的实际走向出现偏差,现场观众的心态就开始失衡、失控,结果酿成一出谁都不愿意看到的闹剧。
1998年4月4日,CBA全明星赛如期开打。比赛在沈阳市辽宁省体育馆举行,由外籍明星联队对阵中国明星联队。

(CBA初创时期,各种细节安排还不完善,
连场地示意图都需要手工绘制)


(当时的各种流程安排)
【张卫平自述】
咱CBA的花活儿说实在真不少。NBA从第1届到第66届,都是东部对西部,CBA可不一样。咱们有分颜色的,有红队对黄队,比如CBA的第一个赛季(1994-95赛季)就是红队对黄队。第二个赛季,蓝队对白队,然后1996-97赛季是南部对北部,南北明星队。1997-98赛季,是外籍明星对中国明星,我还是这届全明星赛外籍明星队的教练。往后呢,有南方队对北方队,龙队对虎队,战鼓队对旌旗队,还有用赞助商的名字。所以说,CBA的花活儿还真不少。


(2000年CBA全明星赛改为红蓝分队,
球员由两队主教练依次选出,
因红队主帅张斌临时有事不能出席,
张卫平代为行使选拔球员的职责,
他将姚明选入红队阵容,
蓝队主教练张勇军则选中了王治郅)

 

(转眼来到99-00赛季,
联赛赞助商已经从希尔顿换成了诺基亚)
1998年那回,篮管中心开全明星赛筹备会,中间有一项是讨论外援明星队的主教练人选。带外援得说英语,那时候国内能说英语的教练还不多,不太好找。后来篮管中心副主任续川就说,只有卫平你合适啊,没别人了。当时外援基本都是靠IMG介绍找来的,我大部分都有参与,给各个队送录像带、当翻译什么的,跟外援确实也熟,我就上了。助理教练也是IMG负责商业开发的一个头儿,很年轻的一个日本人,从3岁开始在美国长大,他就负责帮我统计比分、记录犯规次数、通知还剩多少比赛时间等等。
我本身是运动员出身,也没想那么多,既然让我带队,当然想赢球。跟外援第一次开会,我就跟他们说,三天之后咱们各奔东西,但这三天之内我就是你们的Boss(老板),你们都得听我的。
比赛前一天,两队都有个合练的时间,本土明星队先练,他们练完之后我们再练。后来我听在场的媒体记者说,两个队的训练看下来,感觉球员们的精神面貌完全不一样。本土明星队那都是国家队球员,当时叫“黄金一代”,觉得比赛稳赢,训练松松垮垮。外援这边个个都精神亢奋,活蹦乱跳。这是后话了,当时只顾着训练,完全没印象。
带外援队的几天时间,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儿。这帮外援每天在一起聊天,内容都离不开怎么练“块儿”,怎么吃药之类。当然他们吃的不是兴奋剂之类违禁药物,而是市面上都能买到的那种营养粉之类的东西。其中有个小子很有心得,他就拿出《体育画报》之类的杂志,指着上面的广告跟大家说,应该买什么样的药,具体怎么吃,什么配方比例,吃完应该怎么练,我在旁边听着觉得特别有意思。
练的时候都是全力以赴练,比赛真一打起来,我就有点“里外不是人”,两边都不能得罪,费力不讨好。打这种比赛,裁判一定是向着“本土明星队”这边,外援就不干了,我就得赶紧安抚。但我又不能让外援觉得我“吃里扒外”,觉得我完全向着中国这边,所以还得帮他们想辙赢球。我本身是运动员出身,打球当然也想赢,但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,要不然怎么向篮管中心交代?所以感觉很别扭,特别难受。
比赛一直是交替领先,外援稍占上风。打到最后,我们领先两分,那边胡卫东一突破,裁判马上响哨,送了两次罚球机会。外援就开始嚷嚷,嘘裁判,我赶紧给摁下来。胡卫东第一罚进了,第二罚没进,裁判又吹一个我们进线过早,让重罚,反正最终想办法给打平了。最后还有3到5秒,我们发底线球,四川那个小外援(雷-凯利)刚一过中线“腾”就扔了,还真进!球刚进,终场哨就响了,83-80,外援队绝杀!
当时这比赛是在辽宁沈阳打的,一看外援居然赢了,观众马上就不干了。终场哨刚一响,外援赢了球还在场上“嗨”呢,全场观众的汽水瓶子就开始往下砸,简直是枪林弹雨。外援哪见过这场面,当时全都蒙了,困在球场上不知所措。我就赶紧上去招呼他们快跑,连拉带拽,把他们往球员通道拖。别看塑料瓶子没多重,里面都装着水呢,砸一下是真疼。反正当时场面太混乱,只顾着拽人了,也忘了到底挨了几下。
就打这么一次,以后不能再打了,怕打架,后来就改成南北明星队了。
按当时的规矩,不管输赢,赛后两队都有奖金,我领了钱就按人头给外援们分了。那时候的外援也是真不错,他们自己一合计,发现我没分钱,都表示要给我凑出一份来,我好说歹说给拒绝了。我跟这些外援关系都还不错,有的到现在还保持联系。后来这些外援都回去当经纪人了,也有在NBA当教练的,有时候我去看夏季联赛,还老能碰到他们,瞧见我可亲热了。
【张卫平自述完】


(通过短暂的相处,张卫平跟这批外援结下深厚友谊)
对年轻的CBA联赛来说,类似这样的闹剧是一种成长的代价,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“试错”的过程,不得不要为此交出学费。只有经受了这样的过程,CBA联赛才能自我完善,在日后的发展中才能够避免发生类似的问题。
这场闹剧中有一个小细节值得注意。当全场观众开始往场内投掷汽水瓶,张卫平正好坐在板凳席的最末端,距离球员通道只有一步之遥。他原本可以一个箭步就蹿进球员通道,但他的第一反应却是赶紧冲进场内,一只手护着脑袋,另一只手上去拽外援。直到确保了所有外援的安全,他才最后一个躲进墙根处的三角地带,站到外援们的身前。
越是下意识的举动,越能体现出一个人的为人。处变不惊临危不乱,这是一种勇气。将他人安危置于自身安危之上,更是一种担当。关键时刻,张卫平的临场反应让人想起他年轻时的那个绰号——确实像个“爷们儿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