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 0317-20730988

您现在的位置 > 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公司新闻

春天的三只空瓶子

 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-04-16

 

 王太生(江苏)
我想在春天准备三只空瓶子,一瓶灌橼香、一瓶灌槐香,还有一瓶灌楝香。
收集花草植物的香气,明人高濂在《遵生八笺》起居安乐笺中说,“床头小几一,上置古铜花尊或哥窑定窑瓶一,花时则插花盈瓶,以集香气。”我没有质地精美的古铜花尊,也没有光滑圆润的古花窑瓶,准备三只空瓶子,想在花开最繁盛的时刻,盛三瓶花香,就像小时候打酱油,小心翼翼把它们灌进玻璃瓶子里。
盛一瓶早晨的橼香,花香浓度65%,在微雨清凉里播散。
香橼,《本草图经》上说:“如小瓜状,皮若橙,而光泽可爱,肉甚厚,切如萝卜,虽味短而香氛,大胜柑橘之类。”许多人中意香橼似桔非桔的果实,而没有在意香橼花开时的香味,那幽香是浓烈的。在公园里散步,园中有一丛香橼树,正开细细的小素花。橼香,盛了满满一园子,就像一个人,挑一担水,一路走着,一路摇晃,挑得泼泼洒洒。隔了几天再去看时,橼花已然凋落。香橼花凋谢是落地有声。汪曾祺在《花园》里说:“香橼花蒂的黄色仿佛有点忧郁,别的花是飘下,香橼花是掉下的,花落在草叶上,草稍微低头又弹起。”
盛一瓶中午的槐香,花香浓度40%,只有怀旧的人才能闻到。槐香,自然是槐花的香味。我生活的小城,从前满大街都站着槐树,现在一棵也找不到了。这个草木土著,不知道隐逸在哪儿,就像从前的故人。槐树开花时,一嘟噜、一嘟噜,纯白的花,从头顶树穹悬挂而下,满大街都是花香。
宋人林洪《山家清供》里说,槐叶可做槐叶淘,“槐叶之高秀者,汤少瀹,研细滤清,和面作淘,乃以醯酱为熟齑,簇细茵,以盘行之,取其碧鲜可爱也”。一碗凉面,闻着槐香,坐在树下慢慢吃,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。那时候,小城槐香氤氲,人行树下,可作槐香浴,篮中、口袋里,都装满香气,槐香如水一样,漫过周身。
盛一瓶傍晚的楝香,花香浓度30%,于幽静处捕捉。楝树,开淡紫色小花,且有淡香。王安石《钟山晚步》诗云,“小雨轻风落楝花,细红如雪点平沙。槿篱竹屋江村路,时见宜城卖酒家。”江南的郊野,天空飘着牛毛细雨,楝花纷纷飘落,细小的红丝,像雪覆盖在一望无际的荒园上。临近江边的有户人家,木槿为篱,青竹做庐。走几步,便见悠闲自得的卖酒人家。这样的薄暮微雨,四周寂静,有想约几个人喝酒聊天的欲望。
楝香有平民的生活气息。我原来住的楼下,有户平房人家,用来搭棚子的空地上,有一棵长了十多年的楝树,那户人家也舍不得锯掉,就把树包在棚子中间,形成棚抱树,树抱棚的姿势。这多少带有些人与树木,相依相偎的意思。到了暮春,刮风下雨,站在楼上观望,看见楝花纷落,树在微微摇晃,而棚子岿然不动,正所谓,棚欲静,而树不止。
当然,繁华喧哗过后是安静。“廿四番花信风,始梅花,终楝花。”到了楝树开花,一个春天的斑斓,也将悄然收场,人间世事,洗净铅华。
三只空瓶子,盛三瓶花香。一瓶装美好,一瓶装记忆,一瓶装风雅。